2006年11月 的存档

都说游子思故乡,今天刚刚从byr的江南西道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故乡。 原来都认为南昌破,真的,没有什么很好的映像,不过现在看来, 我们也有值得自己骄傲的地方: 南昌话的起源 南昌话——语言向来是一个地域文 明的象征,南昌也有自己的语言,它不再属于江西,自成一派。当身边的所有人都 开始讲普通话时,你会觉得南昌话是那样的有趣。开始转贴吧,我觉得很经典,而 且我也应该了解: 南昌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从汉 朝大将灌婴筑城始,至今已有2200多年历史。早在五六万年前,原始先民在此繁衍 生息,创造了最初的远古文明,其后又产生了古越文化,并在古越文化的基础上进 一步形成了意蕴深远、内涵丰富、地域特色鲜明的赣文化体系。灿烂的历史文明、 深厚的文化底蕴,让“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这块南方昌盛之地闪烁出熠熠光芒。  从本期开始,《地理人文》将带你顺着时光之河,作一次回溯南 昌历史与人文的寻根之旅。在历史的背景下,通过对南昌自然地理、人文精神、民 俗风情、名胜山水、名人典籍等等的考察与探寻,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南昌——   当我们把目光移开那些说普通话的嘴,看看那些在里 弄里、在老茶馆、在街头叉着腰吵架的夫妻们的舌尖上活灵活现舞蹈着的方言的时 候,我们感到了另一种让我们或惬意或捧腹或惊讶的生活的现实。是的,我们都听 懂了,我们会心的一笑,这就是我们的城市。  在中国,每一个省 份都有自己的方言,而每一种方言都是所在地域文化的载体和文明的土壤。方言背 后,蕴含着文化多样性的精髓与千年传承的根。  南昌方言,就是 南昌人的根,南昌人真实的民间语文。  小筱贵林,一个说南昌话 的艺人  说到南昌话,说到能把南昌话演绎得活色生香、天花乱坠 的人,地道的南昌人都会想到一个名字———小筱贵林。就像说东北话的赵本山, 说湖南话的大兵,说上海话的王汝刚一样,说南昌话的小筱贵林绝对称得上是南昌 人自己的城市笑匠。  在采访小筱贵林之前,在南昌的不同演艺场 所,我曾经多次看过小筱贵林的用方言炮制的喜剧,和所有的人一样,我们听懂了 所有的言内之意和言外之意,我们为他制造的快乐乐不可支、前俯后仰、捧腹掩口 。我们习惯了他听上去“下里巴人”其实充满智慧的南昌土话,以至于当我和他面对 面的时候,当他操着普通话和我交谈的时候,我竟有些莫名的讶然。  其实,小筱贵林原本不叫小筱贵林,而叫万新明。小筱贵林的父 亲筱贵林原本也不叫筱贵林,但人们只记住了筱贵林。这听上去有些饶舌,背后却 有一个少为人知的故事。  小筱贵林告诉我,用南昌方言演绎相声 ,并不是他首创,首创者正是其父亲。父亲青年时遇上上海著名的南方滑稽表演艺 术家筱富林,因天资聪慧,被其收为弟子,潜心苦学,名字也按辈分改为筱贵林。 南方滑稽是相对于北方相声的不同流派,前者一般一个人表演,俗称单口相声,后 者是双人表演,但都是以语言表演为本。学成后的筱贵林回到南昌,为糊口他只有 在南昌街头表演相声。  为迎合观众口味,筱贵林将南方滑稽与北 方相声融合,再加上用地道的南昌方言演绎,他独创的这种表演形式,在南昌民间 赢得了不少名声。解放后,筱贵林加入南昌曲艺队,经常在八一公园表演,据说人 多时达万人之众,南昌方言相声风靡了一座城市。  上世纪50年代 末,小筱贵林出生了,筱贵林却执意不让儿子走他的老路,但小筱贵林天生喜爱相 声,常常偷看父亲的表演,往往他父亲讲完一个段子时,小筱贵林已经能够一字不 差地背下来了。“文革”开始后,他们一家被下放到了农村,小筱贵林从此失去了上 学的机会。到了上世纪80年代,小筱贵林才与家人重回南昌。  其 […]

2006年11月29日03:02 | 没有评论
分类: 那些奇葩
标签: